法律在线

海岸分享丨伦佐·皮亚诺:建筑就是一场集体的冒险

时间:2022-07-31 16:2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皮亚诺、罗杰斯在两人的雕塑前,艺术家Xavier Veilhan,2017年 谈到皮亚诺,总绕不过建筑师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George Rogers)。两人年龄相仿,一样在路易康事务所工作过,一样拿过普利兹克奖(罗杰斯是07年),一样是高技派的领军人物。 1969年,32岁的...

  皮亚诺、罗杰斯在两人的雕塑前,艺术家Xavier Veilhan,2017年

  谈到皮亚诺,总绕不过建筑师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George Rogers)。两人年龄相仿,一样在路易·康事务所工作过,一样拿过普利兹克奖(罗杰斯是07年),一样是“高技派”的领军人物。

  1969年,32岁的皮亚诺完成了在日本大阪的工业亭,也因此认识了罗杰斯。这后来才有了跟埃菲尔铁塔、卢浮宫齐名的巴黎地标“蓬皮杜艺术中心”。

  几十年后,皮亚诺说:“热爱传统并不等于复制传统。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那时注重的会是美的东西。我们也许会被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遗产麻痹迷惑,但必须要谨慎。”

  在60年末70年初,西方政治和文化环境发生了巨变。1968年,巴黎爆发 “五月革命”,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对社会的不满倾泻而出;1969年6月,蓬皮杜当选法国总统;1969年7月,美国阿波罗登月成功,掀起了科技热潮;巴黎政府急需通过一个伟大的工程来重塑形象。

  1971年,皮亚诺与罗杰斯合作参加了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国际竞赛。两人的方案打破了常规,爆冷击败680个竞赛方案:结构、扶梯、电梯、各种管线裸露在外,还“浪费”一半空地做广场,这两点“不合理”的设计,居然得到了蓬皮杜总统的肯定。

  之后的进程也是一波三折:1974年蓬皮杜因病去世,他们失去了最强的支持;继任者缩减了项目资金;一家法国供应商毁约停止供应钢铁。万般无奈下,他们不得不在夜晚偷运德国钢材,悄悄把大楼完成了。

  1977年2月,蓬皮杜艺术中心终于建成了。但有人这么评价它:这里是巴黎视野最好的地方,因为只有在这里才看不到它。项目建成的2年后,两个人没有拿到一个新项目,因为没人想再造一座蓬皮杜。

  1997年1-9月的参观人数达到440万,达到法国所有国家博物馆参观人数的三分之一。据统计,学生占去一半比例,35岁以下的参观者也占到了70%。

  2016年,卢浮宫、奥赛美术馆都受巴黎而导致访问人数减少,蓬皮杜中心却逆势增加了9%,达到了333万。

  多年后皮亚诺补充说:“这是30年前一件很挑衅的作品。它属于巴黎的传统,追溯至上一个世纪,你就会发现铸造的钢构部件真实表达了巴黎的铸铁装饰传统……但是它确实是另类传统。”

  2018年,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访问中国时宣布:蓬皮杜艺术中心将特许在中国上海开设一间分馆。这座曾经遭到嫌弃的建筑,最终成了巴黎的一张名片。

  1977年,皮亚诺开始与结构工程师彼得·雷斯合作,并成立了皮亚诺&雷斯设计事务所。1980年后事务所改称为伦佐·皮亚诺建筑工作室,并在巴黎和热那亚设立常驻办公机构。

  皮亚诺前卫却从不走极端:“建筑师从过去到现在都像是鲁滨逊,我们必须到一个地方,理解气候、氛围、场地精神,掌握好项目的气场才能够抡起袖子把那木头砍下,建构出漂亮实用的房子。”

  皮亚诺在设计吉巴欧文化中心时,研究了当地传统棚屋建筑形式,结合当地的生态环境和气候特点提取出“编织”的构筑模式。文化中心的总体规划也借鉴了村落的布局,10个平面接近圆形的单体顺着地势展开。

  他的项目类型跨度很大,从博物馆、教堂到酒店、写字楼、住宅、影剧院、音乐厅及空港和大桥。有人说他是“不犯错的建筑师”,在他的设计中总能不可思议地汇聚技术、材料和创意。

  当委托方无从下手时,他们就会想找皮亚诺来解决问题。即便项目周边都是著名建筑,皮亚诺也会努力找到某种回应的方式,但一定不是原封不动地保留。

  他认为:这是互补而不是竞争,要换一种叙事方式;竞争是愚蠢的,应该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可以讲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金贝尔美术馆新馆(1997年):在高度、规模和总体布局上都巧妙地呼应着路易斯·康的旧馆,原有建筑太过封闭,所以皮亚诺就让新馆是开放的、透明的。新美术馆一半的面积隐藏在地下,但具有自己的形式,建立了新旧建筑之间的对话。

  加德纳博物馆新馆(2012年):是对原建筑的补充,为了尊重原建筑,附楼位于其后50英尺处,高度也没有超过原建筑。底层的透明玻璃墙可以让参观者直接看到历史建筑和周围的花园景观。

  皮亚诺说:“每一个项目都像一次探险……如果每次的创作都墨守一种方式,不断自我重复,那一定是愚蠢的!一位好的电影导演也从来不会把爱情片拍得和冒险片或者战争电影一样,这些都是不同的语言。”

  皮亚诺外表温文尔雅,对待设计却非常严肃,这跟他的出身有很大关系。1937年9月14日。伦佐·皮亚诺于出生于意大利热那亚的一个建筑商世家,他的祖父、父亲、四位叔伯和一个兄弟都是建筑商人,建筑艺术、材料、技术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但他的父亲曾告诉他:不要从事比建造商更差的职业,建筑师自然是更差的事情。

  儿童时期他是个乖孩子,但青年时代总做反叛的事情——成为一名自由的建筑师。1964年,皮亚诺从米兰科技大学获得建筑学学位:“大学时期我开始感到了了解社会的渴望,这是一种对社会的好奇心,一种知识上的贪婪。”

  从此,他开始了半个多世纪的建筑师生涯。先是受雇于费城的路易·康工作室、伦敦的马考斯基工作室;随后,他在热那亚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再后来就有了蓬皮杜艺术中心……

  “建筑师很容易陷入这样的陷阱:当他们变得成功之后,就不断自我重复。他们会觉得既然已经很成功了又何必非要改变呢,所以他们不断重复,人们也会要求他们重复。这便成了一种自我参考,这样你就丧失了自由。非常可惜,因为自由是建筑师创作的最宝贵的材料,不仅仅指别人给的自由,也指自己给自己的自由,绝不能固步自封。”

  你很难定义皮亚诺的设计:曲线、直线?玻璃、混凝土还是漂亮的钢结构?这些东西你都能看到,但你无法提取一个要素去给他标签,因为从骨子里他拒绝重复。

  “你最终一定能找到的,激情会指引方向,你只需要保持方向。正确的方向并不一定是看上去最清晰的方向,也不一定是你正在看的方向,也许是一些其他的道路,很遗憾,我没法直接告诉你答案。

  正确的方向就像内心深处的爱一样,是很内在的东西。日常的生活会磨灭一个人,会磨灭所有东西,如果没有选择正确的道路,就会十分不幸,我们要敢于对一些东西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