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咨询

上海体育学院主楼:董大酉初试的莺声

时间:2021-12-09 09: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但此刻,先让我们来到时间长轴上的一个点:在1973年的某一天,一个显得无限落寞的叫作董大酉的建筑设计师,决然地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他选择的方式,堪称是心灵与情感再也忍无可忍的一次彻底爆发。作为悲剧的主角,他的灵魂无声无息地进入了我们不能感知的...

  但此刻,先让我们来到时间长轴上的一个点:在1973年的某一天,一个显得无限落寞的叫作董大酉的建筑设计师,决然地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他选择的方式,堪称是心灵与情感再也忍无可忍的一次彻底爆发。作为悲剧的主角,他的灵魂无声无息地进入了我们不能感知的那个世界,然而幸运的是,他的精神却通过自己的设计而得以留存下来。

  这样,我们必得将时间的指针再次拨回,现在不再是1973年,而是上世纪的20年代。

  作为现代中国第一批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建筑师,董大酉的人生曾经浓墨重彩地绚丽过。

  1929年,也就是董大酉在美留学回国后的第二年,他加入了中国工程师学会,并被推选为中国建筑师学会的会长。次年,他被聘为上海市中心区域建设委员会顾问兼建筑师办事处主任,并开办了属于他自己的事务所。或许因为他横溢的才华,使得其时上海特别市的市长张群将“大上海计划”委员会的聘书交到了他的手上,此刻,看着黑白照片上的董大酉,尽管我们无法揣测他当时人生的全部志向,但可以肯定,在他儒雅的外表之下,周身血管里流动着的,是深深的民族主义情怀和澎湃的爱国之情。

  七年前,董大酉从清华毕业,赴美留学五载,先后毕业于明尼苏达大学建筑系和哥伦比亚大学美术考古研究院,后在纽约一家建筑设计所工作。人生的帷幕徐徐在他面前拉开,此时的董大酉好似其人生刚刚写完序言和第一章,他的故事才刚刚展开,后面的篇章将如何续写?

  当然,董大酉不是个例。上世纪20年代,许多个董大酉,譬如范文照、陈植、赵深、陆谦受等人,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带着一代人的“科学救国”的信念,远渡重洋抵达美国,刻苦学习建筑设计等文化;学成之后,又未忘胸中曾经的高远抱负,不约而同地回到国内,在上海等城市的建筑设计中大展身手。

  据统计,到1936年,上海注册登记的建筑师事务所共有39家,其中12家是中国建筑师开办的,最为著名的有华盖建筑师事务所、范文照建筑师事务所、董大酉建筑师事务所等。他们的业务范围各有侧重,也形成了各自不同的建筑流派和建筑风格,以他们在西方所学到的建筑知识,为上海天际轮廓线的形成注入了自己的热情和才华。

  此外,这批留学归来的中国建筑史上的青年才俊,他们不仅心系国家和民族,还具有真知灼见,纷纷致力于培养中国建筑人才。他们在开办事务所的同时,有的在大学担任建筑学教授,有的在事务所设立建筑培训班,渴望将自己的所学倾囊相授予人,在中国大地上开花结果。董大酉先生便和中国第一个留洋建筑师——庄俊一起,在1934年筹建了上海第一所正规的建筑教育学校,可惜这所学校在时代的大变迁中已经荡然无存。

  现在,让我们一同来到“大上海计划”中的第一个建筑空间——旧上海特别市政府大楼面前吧。

  我们需要仰视的是,不仅因为它宏伟的气魄,还因为整个建筑是向南端坐在一个高约一层的仿石质基座上的。被抬高了的宫殿摆脱了中国古典建筑历来的“平矮”之感,显得异常高大宏伟。在落成典礼上,大楼更是独自矗立在一片平坦的田野之中,哪怕是从远景拍摄的照片上看,它都显得气势恢宏。基座前方延伸出宽大的台阶,台阶中间是一块长方形的石头浮雕,是为“石雕御道”。整个基座连同周围的围栏、两侧的石狮、长方形的浮雕一起,让人联想起遥远的紫禁城里,那些黄瓦覆盖、中国最尊贵最伟大的宫殿。

  大楼的造型是传统的中国宫殿式,但立面分为了左、中、右三段,正中间的部分在对称的两翼簇拥之下显得格外高大,上头的歇山顶屋面铺着绿色的琉璃瓦,同两侧的庑殿顶上所铺的一样。这一片绿色使得这栋大楼脱去了帝都那些宫殿的雍容之气,更传递出一份朴素和谦和。大楼的许多细部都和故宫太和殿如出一辙,如屋脊、脊兽、栏杆等都仿照了中国古代样式。屋檐下的斗拱和梁枋上涂着色彩浓艳的花形彩绘,不知当时董大酉的设计图纸上,这些色彩和花纹是否也是这般浓烈?

  当然,作为“海归”建筑师董大酉的作品,大楼也并非全然中国古典风格。在民族风格的外表下,大楼是完全的钢筋混凝土结构,而非中国传统的木结构。大楼的内部设施非常现代化,有两部电梯,各楼层还有健全的卫生与消防设备。这般的中西合璧,使其既极具民族风格,又有很强的实用性。这样一座同时具备古典审美气质和现代舒适硬件设施的建筑,散发着董大酉的自信和天才的气场,兀自坐落在上海体育学院内,发挥着自己的功用。

  有人说,这是中国典型的新古典主义建筑。但不管你如何定义它,就像在大楼大厅地板的上海版图上,“大上海计划”区域被精确地标注出来一样,董大酉的心思也已经全数体现在这座“大上海计划”的头号建筑当中,不论是对民族主义的一派钟情,还是对现代建筑设施的满腔热忱,都融入了这栋端庄典雅的建筑之中。

  1933年10月,曾因“一·二八”事变停工五个月的大楼终得竣工。据说,典礼当天还在南面的广场上举行了一场千人集体婚礼。想来,这样壮观而浪漫的场面竟然这么早就有了先例,上海果然是座时尚之都。历史继续向前,大楼刚投入使用几年,便陷入了战火。它先后被日寇、汪伪占领,抗战胜利之后又被抛弃,1956年起,它成为了上海体育学院的一部分。有专家说,大楼的建筑质量与特色都胜过同时期建造的南京,然而它却一直没有示人的机会。这样的命运,对大楼而言不可谓不多舛,对董大酉而言,更不可谓不可惜。

  新中国成立后,每逢五角场镇召开大型集会或运动会,大楼便对外开放。南面那一排排梧桐树,也和年近古稀的奚老伯的回忆一起,生长了几十年。奚老伯自从动迁到了这附近后,每天下午就会带着孙子来到这里。说起大楼,老伯告诉我们,大楼北面的小广场上,耸立的孙中山先生像并不是“原配”的。原来的铜像在“淞沪抗战”中被日寇拆了去,运往日本铸成了枪炮,如今这尊是后来新竖立的。这铜像就像中华民族一般,经受了屈辱和压迫,如今又再次屹立不倒。老伯说着,又带着孙子迈上了台阶。

  如今的大楼南面,被辟成了很多球场和运动场。青年们的身影和大楼的肃穆形成了强烈的动静对比。今天的体院学子们,并不觉得大楼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他们骄傲地自称“绿瓦学子”。参观位于四楼的展览厅是每个新生的入学必修课;在大楼的台阶上留影更是每个毕业生的离校标准程序之一。他们眉飞色舞地说:“虽然我们学校新建很多大楼,可全校没有一栋大楼是高过它的,它就是我们学校的制高点,是体院的标志性建筑。”然而,他们当中却鲜有人知道“董大酉”这个名字,他的名字就和这栋大楼一样,并未得到应有的关注和评价。

  上海体育学院主楼无疑将留在一代代学子的毕业照中,留在附近居民口口相传的故事中,留在体育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中,留在大杨浦和上海的历史中,不会被湮没。我们相信,历史终究是历史,即使董大酉的名字会被暂时埋没,但大楼身上的艳丽彩画和绿色琉璃瓦,将永远闪亮在我们面前,董大酉的名字所蒙上的细细沙尘也终究会被风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