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新闻

山东“自我加压”推动入海排污口整治

时间:2022-07-31 16:2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走进山东省青岛阔海水产养殖公司(以下简称阔海水产)一号养殖场,只见养殖池鳞次栉比,规划有序。养殖池之间统一建设尾水渠,渠内布满微生物菌块、曝气设施、生物飘带、芦苇和硬壳蛤,养殖尾水在尾水渠经过处理后外排。 【谷腾环保网讯】走进山东省青岛阔海...

  走进山东省青岛阔海水产养殖公司(以下简称阔海水产)一号养殖场,只见养殖池鳞次栉比,规划有序。养殖池之间统一建设尾水渠,渠内布满微生物菌块、曝气设施、生物飘带、芦苇和硬壳蛤,养殖尾水在尾水渠经过处理后外排。

  【谷腾环保网讯】走进山东省青岛阔海水产养殖公司(以下简称阔海水产)一号养殖场,只见养殖池鳞次栉比,规划有序。养殖池之间统一建设尾水渠,渠内布满微生物菌块、曝气设施、生物飘带、芦苇和硬壳蛤,养殖尾水在尾水渠经过处理后外排。

  “以前可不是这样,过去把主要精力都放在海产品的存活率上,虾是虾,海参是海参,蛤蜊是蛤蜊,一池一池分开养,换水时对于尾水的处理也不是很精细。环境变差了,在某种程度上也会制约企业的发展。” 从事海水养殖20多年的阔海水产总经理张泽军感慨。

  这一年,作为海水养殖大省,山东先行先试,以排污口排查整治为抓手,创新环境监管模式,深入打好以海水养殖污染为重点的海域综合治理攻坚战,通过推动海水养殖模式的“四个转变”,有力促进了海洋生态的绿色可持续发展。

  2019年6月,生态环境部启动河北省唐山市、天津市(滨海新区)、辽宁省大连市、山东省烟台市等4个城市渤海入海排污口现场排查工作,共计发现18886个排污口,其中交办给山东省的“口子”数为5260个。

  “收到移交排污口数量后,山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通过学习生态环境部在渤海现场排查的方法经验,利用卫片影像和无人机影像数据等,将黄海也纳入排查范围,在沿海各地无人机航测解译的基础上,共排查出入海排污口20914个。”山东省生态环境厅执法局局长许伟说。

  “入河入海排污口是污染物进入环境水体的最后关口,是连接岸上和水里的关键节点。排污口的管理成效,直接影响水环境质量和生态环境安全。对于山东而言,重点就是海水养殖排口。”山东省生态环境厅执法局副局长张洪新说。

  之所以这样说,是有数据支撑的。山东是海水养殖大省,养殖面积约56万公顷,占全国28.2%;海水养殖产量约497万吨,占全国24.1%;总产值约888.4亿元,占全国24.8%。海水养殖在带来可观经济效益的同时,也产生一定生态环境问题。数据显示,全省共有海水养殖排口15889个,占入海排污口总数的76%。

  首先,因为历史原因,海水养殖多以养殖户自主开发为主,空间布局缺乏统筹规划,发展逐渐走向无序。以丁字湾为例,围海养殖等原因致使其纳潮面积减少,湾内水流不畅,水体半交换周期较上世纪70年代末延长了15%,污染物扩散、降解能力下降。

  其次,海水养殖是传统产业,内地农民垦田种地,沿海渔民围海养殖,很少开展环境影响评价,这造成这一领域环境管理滞后。虽然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强海水养殖生态环境监管的意见》中,提出严格环评管理的要求,但目前仍处在“补短板、促提升”的起步阶段。

  最后,我国现行的渔业法律体系中,与水产养殖环境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多是关于渔业的一般性规定。与水产养殖环境管理相关的法规几乎空白,养殖尾水排放缺乏相关标准。

  空间管控不够、历史欠账多、相关法律体系不健全,因此,山东省把查缺补漏、举一反三、摸清家底放在了首要位置。

  制度层面首先完善,高位推动湾长制走深走实。山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海水养殖污染整治工作,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省总湾长,沿海各市党政主要负责人担任市总湾长。省委主要领导连续3年主持召开总湾长会议,聚焦解决重点难点问题。

  一系列政策文件加速出台。《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关于加强入海排污口整治工作的指导意见》《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关于非法和设置不合理入海排污口清理整治评估工作的通知》等,不断健全完善入海排污口相关制度,明确各类排污口分类整治要求。

  其次,打通横向部门,上下游城市拧成一股绳,将协同共治的合力转化为保护海洋的强大动力。

  省委主要领导主持召开总湾长会议时,省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参加;每次省领导到包保海湾巡查调研时,住建、交通、海洋等任务较重的省直部门主要负责人全程参与,打通了协调平级职能部门的重要路径。

  同时,将攻坚范围由沿海城市扩展至上游非沿海城市,压紧非沿海7市41个县(市、区)入海河流上游断面水质改善和总氮削减(控制)责任,明确沿海7市53个县(市、区)污染治理任务,实现上下游责任共担,着力减少陆源污染。

  以矛盾最为突出的养殖排口为例,山东将登记在册的海水养殖类入海排污口纳入“双随机、一公开”执法检查,沿海各市强化对入海排污口的执法监管,对发现的超标排放行为严格依法查处。2020年以来,全省共抽查各类型入海排污口2697次,立案查处违法行为27件,处罚406万元。

  推动入海排污口常态化监测监管。沿海各市充分利用省级专项资金,谋划入海排污口监测监管项目,探索开展工厂化水产养殖排污口监测试点工作,实施对工业企业排口、污水集中处理设施排口、城镇雨洪口的常态化监测监管。生态环境执法人员密切监视在线监测数据,发现超标问题,及时组织查处。

  专项督察结合警示片创新压力传导方式。山东省通过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专项督察,发现并推动解决海洋突出生态环境问题236个。每年制作海洋突出生态环境问题警示片,在省总湾长会议现场播放,让省领导观看点评,让有关市和部门深刻警醒,让纪检监察机关跟踪问责,起到了红脸出汗、坐不住、等不得的效果。

  用比学赶超促进加快入海排污口整治进度。建立周调度、月通报制度,实行“红旗”“蜗牛”榜排名,针对已完成整治的入海排污口,组织各地开展逐口质控核查,确保入海排污口整治质量。

  据介绍,截至今年5月底,全省已整治完成入海排污口16994个,占全部入海排污口的81.3%,提前完成年度治理任务。

  入海排污口整治,根子在于排放源头,而整治的目的,是促进和优化海洋经济的绿色可持续发展。所以,“堵”是一方面,对养殖企业“疏”更加重要。

  在20多年的养殖生涯里,真正让张泽军受到触动的,是胶州湾浒苔暴发对养殖场的冲击。

  “这里位于胶州湾的北端,极易受到环境影响。浒苔多了,海水水质变坏,我们的苗养不活;遇到风暴潮,会导致减产。随着规模的扩大,现在养殖面积已达3600亩,看着尾水哗哗地流,我感觉不能再置身事外,需要改变过去传统的养殖模式。”

  张泽军的决心与山东引导养殖企业由大引大排向节能减排转变的思路一致。通过指导工厂化养殖企业采用“尾水处理+循环使用”技术,推动工厂养殖向规模化、装备化、智能化转型,养殖尾水实现高效处理。

  “青岛的海洋科研机构人员力量很强,我乐意和科研机构打交道,只要是为了保护环境的事情我都愿意做。” 张泽军说。

  改变的不只有阔海水产,山东海洋明波水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波水产)除了完善尾水处理系统外,还在多层养殖模式上下足了功夫。

  明波水产副总经理李文升告诉记者:“我们坚持打造生态海洋牧场,创新鱼贝藻参多营养层次、低密度养殖模式,规模化实施人工鱼礁建设,大量底播贝类既修复了渔业资源,又保护了生态环境。”

  由单层养殖向多层养殖转变,充分利用水空间,不仅将养殖用水由排放后被动治理,前移到养殖环节主动整治,还提高了养殖户的经济收益。

  李文升算了一笔账:“通过构建鱼贝藻参多营养层级生态系统,我们现在年产斑石鲷、石斑鱼等高品质商品鱼800吨,海参100吨,蛤蜊5000吨,年产值提高至1.2亿元以上,增幅达到50%以上。”

  除了“层数”的变化,还有物种的结合。“由单一养殖向种养结合转变,可以实现变废为宝、增产增收。比如,在水质低盐度区域养殖大棚种植野生水芹菜等品种,每亩可增收两万多元,还解决了养殖尾水的治理问题。”青岛桃源湖冉旭高效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培斌介绍。

  此外,山东通过依法依规取缔禁养区内水产养殖排污口;清理合并一批集中分布、连片聚集的中小型海水养殖散排口,鼓励统一收集处理养殖尾水,设置统一排污口;规范整治一批布局不合理、责任不明晰、不利于维护管理,以及群众反映强烈、污染较为严重的养殖排污口,由无序排放向集中管理转变。

  “自加压力”瞄准海水养殖排口,山东省以“四个转变”为抓手推动整治工作,实现了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通过系列“组合拳”,山东全省近岸海域水质优良比例也逐年提升,2019年2021年,近岸海域优良水质比例分别为90.03%、91.5%和92.3%,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不断改善。